迎接登岸华人新闻信息网,本日是>2019年05月16日 02:30:47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以后地点的地位:首页  >  名人专栏  >  正文

古代天朝很壮大,为什么常被少数民族打败?

2019年05月16日 00:20:00 浏览:4575次 来源:共识网供稿


为什么中国历史上华夏常常被周边少数民族打败,多少次了,真正完全亡于少数民族的一个是元朝、一个是清代,不能说中国从没有亡过,相对亡过。另有曩昔的五胡乱华、南北朝等等,少数民族比汉族好像更强悍,汉族明明在文化、社会提高、临盆力各方面远优于周围的游牧民族,但为何总被打败。有一个说法说汉族比较文弱,游牧民族比较彪悍,所以打不过人家。

但仔细想会发现这经不起事实考验,因为汉族文韬武略很发达,历代出过很多名将,有很多驰名的战役,是载入史册的,另有每次改朝换代都是靠武力打进去的。在逐鹿华夏时,各路豪杰混战都很英勇,如《三国志》所描写的环境,论谋略另有《孙子兵法》到诸葛亮,是世界级的。那为何每个朝代站住脚之后反而弱了?

执政者总把精力放在防谋反上

我后来得出一个结论:重要是执政者老是把精力放在防止谋反上。谁最有可能谋反?当然是武将,因为世界是打进去的世界,觉得谁节制军权谁就可能谋反,所以凡是节制军权的武将末了的下场往往不好,皇帝不宁神,就要赓续地掣肘。所以抗击外侮时,武将在前面打得好好的,越打胜仗皇帝越不宁神,很容易被进谗言、敌人搞反间计,因为皇帝最关怀的并不是你丢失了多少土地,而是武将千万别造反。所以看历代,随便举一个例子,从韩信、岳飞、于谦不停到明朝的袁崇焕,这些人忠心耿耿地捍卫界限时,末了被怀疑谋反而不得好下场。宋太祖“杯酒释兵权”是最客气、温和的办法。

这说明什么?说明皇帝最在意是他一家政权,领土是次要的,所以“宁予外夷不予家奴”,这是中国的传统。在这里面我得出如许的结论:汉族之所以打不过少数民族,真正原因在于统统的政权都是靠武力打进去的,是一家私有的。打进去的国度便是如许的。

当然古代国度,包含欧洲、中东曩昔都是靠武力征服树立起来的,但中国事最典型、光阴最长而且情势最同等——每个朝代更替都是打进去的。欧洲国度打来打去,有的是争夺领土霸占了别的国度,不一定都体如今改朝换代上。分外是到近代以来,环境越来越复杂。不管怎么样,最先中国黄帝大败蚩尤成为中华民族的祖先,然后武王伐纣、春秋战国、秦始皇同一列国,以后各个朝代全是打进去的,不停到本朝。所以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内战至多,末了被总结出“枪杆子出政权”,这句话十分精辟,高度概括,中国政权便是从枪杆子进去的。

到辛亥反动部分地改变了这种国度观,辛亥反动号称是武装起义,实际上辛亥反动流血最少,清代和平退位,没有打得一塌糊涂,民国政府也没有对清代皇族开杀戒,而且给一定的生活报酬。所以辛亥反动之后,部分改变了这种国度观,也已经不是一个家族的起义了,是改变了“家世界”的继承轨制,至少在实践上履行宪政,实践上统治者是选进去的,国体变了,辛亥反动打断了如许的过程。但以后半个世纪还是枪杆子决定,先是军阀混战,谁有枪杆子谁就有地盘,大家凭枪杆子说话,末了北伐也是凭枪杆子同一中国,确定了蒋介石的引导。但蒋不停没有能真正同一中国,所以念念不忘用武力先安内然后攘外。各种政治势力,末了谁节制多少军队、军权,末了便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直到如今这个政权还是打进去的。

打进去的国度有哪些特色?

一是政权是私有的,这个是我打进去的,因此世界是我的。国度树立的最高偏向是包管我这个家族永久节制权力,政权是偏向不是手腕。那这个政权对谁卖力?不是对老庶民,而是对祖宗,失去政权就对不起列祖列宗。尽管国库都是从税收而来,但各级官员都认为自己是“食君之禄”,而非征税人养的,因为全体国度是君主一家的,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这一家为何能长期执政?祖先的武力打下来的,“国”是放大的“家”,老子打江山,儿孙坐江山,像家族遗产一样,所以儿孙的任务是要对得起祖宗,永久包管江山不落到别的家族里。谁要觊觎王位就像打家劫舍一样,被认为是大逆不道的,不但违法而且也是不道德的,“犯上作乱”是最大逆不道的,这是儒家道理。“孔子著《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乱臣贼子”是什么?是想造反夺取王位的人。历代帝王都自称是儒家,实际上他咱咱们并不完全按照儒家所宣传的仁义礼智去做,但取的便是这一点,便是不许造反。这是第一点。

二是爱国便是忠君,这两个合而为一。所以文臣武将忠于国度便是忠于君王和他的家族,谁帮助这个君王打世界着力至多,就论功行赏。如今那些民主国度选举,总不能谁帮我选举至多,就给你官做得最大,不能如许做。但在中国的历朝历代都是如许做的。论功行赏,等到功劳太大,赏得太多了,又不宁神,又把你干掉。

三是轻视个别性命,人命价值按品级分,皇帝或许皇族是至尊之体,富贵之家是金枝玉叶,庶民的命如蝼蚁,便是在历史上一笔带过的数字,历来说的“坑降卒几十万”“血流成河”“横尸遍野”都是模糊的概念,老庶民死多少人没有相干,客观上生齿的节制是靠战争和饥荒,打仗论功行赏因此杀敌的人头来计算,杀了多少人头回去报功。如许在政治斗争里基本没有妥协,老是你死我活,要么你取代我,要么我保住我的江山。

四是必要愚民,便于统治当然必要愚民,不必要你知道什么也不必要你介入什么。如今被认为最先辈的提拔轨制是科举,这个科举好像是比较公平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好像大家都是可以或许或许加入的。但便是科举颠末过程考试可以或许或许同一思惟,考的内容一样,大家积极要念的书、做的工作都一样。科举轨制最可以或许或许同一思惟。在科举之前搞贵族政治时,如魏晋时代的环境,贵族咱咱们的思惟比较从容,自己有自己的看法,互相争夺。但等到用科举来同一思惟时,普及面非常大,一方面普及了教育,给了相对平等的机遇,但加倍进一步同一思惟,而且统统读书人唯一的出路是为皇家效劳,所以唐太宗非常得意,“世界豪杰尽入吾彀中矣”。

五是必要适当改良民生。每个朝代开国之君都要改良民生,不改良民生站不住脚,这当然是题中之义。但改良民生是手腕不是偏向,是为了怕水覆舟,“舟”是偏向、是皇权。民生是可以或许或许考虑的,但民权不在考虑之内。因此民生的考虑也有限,一个朝代越到后来,君主越骄奢淫逸,只能搜刮民力,牺牲民生。直到民不聊生,起来造反。

所以,打进去的世界最终只能人治而非法治,有时候夸大“德治”,实际上往往流于虚伪,归根结底还是人治。古代法家如商鞅、韩非、李斯跟如今的法治概念完全是两回事,因为第一不掩护人的权利,不承认私有产业,只讲惩罚。第二最高司法者是君主或许被付与大权的宰相如商鞅,还是人说了算,所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完全是一句空话。最公正的,大家都说包青天,包青天末了靠的是皇帝的尚方宝剑,如果皇帝把尚方宝剑一收回他完全完了。最公平的君主、最乐意讲法治的,最高裁判者还是君主。所以我想到“把权力关在笼子里”这句话,谁把谁的权力关在笼子里非常重要,谁来节制笼子的门?这句话没有主词,没有宾语,那便是白说。

这是第一种,打进去的国度是这些特色。

谈进去的国度有哪些特色?

第二种是谈进去的国度,开会讨论的国度。开会讨论进去的国度美国最为典型,别的国度是从打进去慢慢演变为讨论进去的,不过美国一开端立国便是讨论进去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度是如许的。

美国并不是先有一个国度然后宣布自力,再打一仗。美国本来有13个自力的或半自力的邦,跟英国打时,一开端并不是要自力而是抗税,13个邦因为利害相干先结合起来,等到把英国打败了自己回到自己的邦。末了想来想去觉得有一个结合起来的国度应该比没有一个国度好,所以大家在一路开会。于是1787年开了一个有名的“制宪集会”,先树立一个原则,到底要不要同一的国度,还是13个邦依旧是分散的、自力的。

大家讨论到末了,觉得有一个中央政府比没有好,但他咱咱们很警惕分外怕中央政府侵权。讨论来讨论去,讨论了116天就颠末过程了一部宪法。所以是先有宪法才有国度,没有宪法基本就没有这个国度,这个国度便是树立在宪法之上,不树立在任何传统之上。这个宪法是怎么来的?是投票投进去的,投了569次票,每一条款都要投好几次票,有的人本日投了赞成票,第二天觉得不对,有意见,然后从新讨论再从新投票,这可能也是破天荒的,一个文本投了569次票颠末过程,一条一条颠末过程,颠末过程完后很多人还不称心,另有人不想签字。

这个过程非常复杂,但不是动武的,大家先说好,最开端的议事日程是不许用暴力、不许打架、不许骂人,正人动口不动手,可以或许或许给你任什么时候间发表你的意见。所以这个国度是如斯讨论进去的,讨论到末了先有宪法才有国度。到如今为止,维系这个国度的便是宪法,宪法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美国这个国度是移民国度,什么样的民族都有、什么样的宗教都有,可以或许或许对峙你的宗教、生活办法甚至于语言,但你得承认这部宪法,做国民的唯一条件是忠于这个宪法。

谈进去国度的执政理念是怎样的?开端时美国执政理念是从洛克《政府论》来的。不过洛克其时想象的是君主国度,只是君主是被大家推选进去的,而不是王位、血缘继承的相干。据我懂得,洛克觉得国度存在的来由是包管基本国民权利,基本国民权利中央一条是私有产业的权利。洛克认为一个自然人在没有政府时,大家可以或许或许去大自然拿无主的东西,比如打猎、打渔,这些都是可以或许或许的,这些东西是无主的,归你的。一旦你射箭射中了猎物,支付了休息,这个猎物归你,就变成你的私有产业。但有人想抢你的东西,应该自然地有一种权利掩护自己颠末过程休息获得的私有产业。可是这个工作越来越复杂,有的人力气分外大,硬给抢走了,这就必要推选一个或几小我来管这个事。所以大家推选出几小我,立一些规矩,而且自愿地让渡进去一部分自己的权利,由他来履行,所以洛克心目中君主有司法权。

政府是手腕,统治者是大家请求他来统治,其正当性在于获得国民承认。所以私有产业可以或许或许继承,公权力不能继承的。假如推举进去的君主死了的话,应该从新推举,而不能说他的儿子自然而然就继承了,这是我懂得的末了的、最原始的谈进去国度的一种概念。

政府布局的计划是为了贯彻宪法的精力,宪法可以或许或许随睁开的必要而改良,所以美国到目前为止有27条修正案,但都是要颠末已制定的程序而后颠末过程,是很复杂的过程。

另有一个特色,既然掩护国民从容权是最高的任务,那谁是主人、谁养活谁就比较明白。“征税者”的意思是什么?是咱咱咱们要推选进去一小我来管咱咱咱们的事,但如斯会占光阴,比如不能去种田、打猎或许赚钱,大家自愿地补偿一点,给他用度,或许再睁开上来,办理必要一定的本钱,所以征税者自己乐意给一点补偿来办理。其实共产党末了在束缚区,叫“脱产干部”便是这个意思,那时束缚区大多数人都要临盆,有人脱产的,不种地了,专门从事办理,只要很少的补助。当初所谓“脱产干部”的概念是这么来的。我记得1949年以后初期农村的农夫很不乐意当干部,因为耽误他临盆,可见那时干部报酬补助很少,有时几乎没有。但是因为没有轨制包管,后来竟然睁开本钱日如许。

另有一个概念是新闻从容,是杰斐逊说的,因为要国民介入,既然要介入就必必要让他知情,愚昧的、不知情的国民不行能介入民主社会,所以他说宁可要一个没有政府的国度,也不能要一个没有报纸的国度。这种概念都是因为国度是谈进去的,不是打进去的,不管如何军人不参政,不能由枪杆子来决定谁来当政,或许哪部司法应该颠末过程或许不应该颠末过程,这类国度末了一定得是法治而非人治,因为它的中央便是宪法。

法治精力在于平等,在司法眼前必需大家平等,如果说同一部司法只适用于这部分人,而不适用于那部分人,有的人同样犯罪就应该判死刑,有的人杀了好多人都不判死刑,这不叫法治,因为由谁来决定该怎么判呢。我忽然想起来前几年讨论《物权法》时有一名号称是法学传授反对《物权法》,来由是:难道乞丐的打狗棒和富人的豪宅应该一样遭到掩护吗?他认为乞丐的打狗棒应该遭到掩护,而富人的豪宅不应该遭到掩护。我看到这个讲话后很吃惊,觉得一个学司法的人不该说出如许的话,司法最基本的原则是一律平等,至于咱咱咱们盼望少一点乞丐,应该改革社会,使得乞丐少一些。但不管什么样的环境,按照他的说法,产业多到什么程度就应该不受掩护,就可以或许或许动员“打土豪分田地”。何况,在实际生活中最没有包管,经常被剥夺的恰恰是类似乞丐打狗棒那样的弱势群体的一点点产业,例如小贩的小货摊、农夫、贫民的自住房、地等等。所以对这种司法的概念,一个号称是法学传授说出如许的话我很奇怪,说明在咱咱咱们这个国度的传统里,法治概念确切非常淡薄。

第三种国度

第三种国度是第一种国度的变种,还是颠末过程武力夺取的政权,不过并不公然地说这个是我的家族世界。根据列宁《国度与反动》的实践,国度是阶级专政的对象,所谓一个阶级压迫另外一个阶级,并不承认大家平等的概念,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不行以或许平等,因此也不承认普遍国民权。但是无产阶级有千百万人怎么统治?颠末过程自己的政党。但这个政党不是阶级选进去的,而是自己构造起来说我代表那一个阶级,而且这个政党人数越来越大(乖墼勖且不说怎么睁开的),只能颠末过程少数的领袖会合统治,末了高度会合到一小我,然后这一小我被神话,权力无边,超过历代任何一个皇帝。

暴力反动光阴可以或许或许短可以或许或许长,有的几天之内暴动。但在我国大规模的枪杆子出政权,现代内战光阴持续得比历史上任何一次改朝换代的光阴都长。如从辛亥反动以后算起,10年之间是军阀打来打去,里面包含从共产党树立之后所谓“围剿”和“反围剿”的十几年战争;此中有8年是打外战、抗战,是日本侵略;之后又接着打了3年内战。全体上内战的光阴远远超过跟外国打仗的光阴。所以这个政权相对是枪杆子里进去的。根据列宁的实践,后来颠末过程林彪之口讲进去的,政权便是镇压之权。政权便是专政,是一个阶级对另外一个阶级的专政,变成为了镇压之权,这个政权在理念上缺少另外一个功效——掩护国民权利。

“国民”概念也非常模糊,跟“国民”概念不一样,“国民”到底有什么权利不清楚,哪些人算国民不清楚。比如1949年对国旗上四颗小星星的解释是: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工人阶级、农夫,四个阶级算国民内部。后来忽然一下资产阶级算内部了,国旗就另作解释。到文革时,阶级概念变成路线,本日同意我的意见、拥护我的,就算反动,是无产阶级。来日诰日站队站错就成资产阶级。全体没有章法,更不能说有权势巨子的宪法一说。

如许的国度跟历代朝代另有一个分歧,即加倍虚伪。因为历代朝代说清楚我是天子,之所以可以或许或许打下世界来是因为我是“奉天承运”,有天命在身,儿子当然继承我的王位,老庶民认了,正当性就在于血统。后来的国度是号称为共和国,不行以或许公然地说就要按血统来传位。那究竟按什么?一家的世界变成为了少数几家的世界,而且又不行以或许公然说必需按血统传位,到底如何继承?权力更迭成就实际上没有理顺,也没有很明白的交代。

但很多特色跟第一种国度,即跟统统打进去的国度都是相同的:

第一、最大的罪恶是谋反,如今称“篡党夺权”,这远远超过任何其余罪,比如大规模地残害庶民、侵犯民权等,都不如夺权谋反的罪大。

第二、政权偏向是什么,是相对不能丢掉这个政权——存在便是偏向,自我轮回。最高任务是要后代保江山永久在同一集团手中。那么当政者对谁卖力?对祖宗。否则对不起列祖列宗,对不起已经流血牺牲打下江山的“先烈”(如今不叫“祖宗”)。我记得1962年古巴危机时,末了赫鲁晓夫跟肯尼迪妥协,如今来看非常明智,已经到了核战争边缘,大家让一步,赫鲁晓夫同意美国在公海上检查苏联船只,证实上头确切没有导弹,化解了其时一触即发的危机。那时中共批“苏修”,我听到一些高级干部骂赫鲁晓夫:说他对不起祖宗——指列宁,说列宁如在坟墓里知道的话都邑不安生。指责赫鲁晓夫投降了,先是冒险主义,后来是投降主义。所以其时的概念还是对不起祖宗,认为赫鲁晓夫对不起列宁。至于如果爆发核战争对苏联宽大大众如何、甚至全人类如何,不是重要的。咱咱咱们的一些老反动,虽然是无神论者,但一说到未来去世的话一定是说去见马克思去了,如果犯了错误,就说无脸去见马克思,说的是对不起祖宗,而非对不起国民。这些概念都是一脉相承的。

另有是轻视个别,核战争没相干,死了3亿人,另有3亿人。甚至有一个说法是全世界有几十亿人,死了一半人也没有相干,这种话在有看重个别性命的传统的国度的政治人物绝不会公开说。

在这类国度,军队不是属于全体国度,是对一党、一个统治的集团卖力,军队职责不光是外战,还包含对内镇压造反,镇压对政权的挑衅。

有一点跟皇权时代不太一样的是宣传工作的重要性远远超过皇权时代,因为如今社会信息这么流畅,民众耳目不行能完全封闭,可以或许或许有横向比较,而且公开的说法又不能以血统为根据,愚民的难度越来越大。曩昔皇帝不必要宣传对象,也没有一天到晚在那儿宣传,只要颁布一下号令,大家自然而然就接受了,皇恩浩荡,理应如斯。如今宣传机械之庞大,之重要性,远远超过历朝历代。

另有一个是民生请求越来越高,不因此前稍微给点小恩小惠就称心了,因为有横向比较,而且性命的价值以品级论的概念,越来越不能为通俗庶民接受。更重要的是,第三种国度自称比第二种国度优越之处在民生,所以包管民生的任务非常重,但民生还是手腕不是偏向。常常有人说,载人飞船都能上天、都能做获得,但净化成就、毒奶粉成就为什么就没有办法做好?重要是因为民生不是最终偏向,最终偏向还是政权自己,必要保的最重要的是江山。所以执政理念不行能是法治,还是人治,而且常常要讲“德治”。在当下的语境中德治的意思是意识状况同一、信奉同一,强化思惟教育。总之,在政权的最终偏向是保自己,而不是包管国民权利,甚至基本不承认国民权利、司法不能自力之前,不行能成为一个法治国度。

结论是只要政府基本偏向改变,只作为一个掩护国民基本权利的手腕,不能到达这个偏向就要改革,或换掉,如许能力树立法治。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基本成就,谈宪法是一厢情愿。

排名不分前后

全体...

友情链接:中国九年教育网  新策考研资讯网  中国物资网  广州美容在线学习网  思维工坊语言培训网  中国美术新闻网  河南省教育信息  桥西电化教育网  无忧无虑中学语文网  九哲手绘网